您的位置:外汇 > MNI独家央行评论 > 正文

欧央行量化宽松计划即将启动

2015-01-22 16:01:59 来源:智通财经 编辑:angelbb 518 A- A+
摘要:欧洲央行政府债券购买曾经被视为最终禁忌,如今看起来不可避免,因为整体通胀为负,以及通胀预期下滑,聚集在一起将酿成一杯危险的“鸡尾酒”,从而可能引发欧元区全面通缩。

智通财经1月22日讯:欧洲央行政府债券购买曾经被视为最终禁忌,如今看起来不可避免,因为整体通胀为负,以及通胀预期下滑,聚集在一起将酿成一杯危险的“鸡尾酒”,从而可能引发欧元区全面通缩。

在本月晚些时候的欧洲央行下次理事会会议召开之前,问题不再是欧洲央行是否将会实施量化宽松计划,而是何时及如何实施。讨论的核心在于欧元区成员国之间风险共担的程度,或者是成员国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上风险保留的程度。

鉴于市场预期较高,以及欧元兑美元被推低至九年低位1.1792美元,倘若本月央行会议上未能出台无限度的完全风险共担的量化宽松计划,那么会议上传出的任何事情都可能令市场失望,从而增加欧洲央行的压力。

‘……在1月份理事会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德拉吉提前宣布欧洲央行下步举措的基石将承担巨大压力。市场难以预计他将如何操作更多时间。’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理事会下一步政策行动的时间(原定于1月22日)可能会落于两个“红字日”之间:

1、1月14日,欧洲法院将做出其对欧洲央行“直接货币交易”计划的初步裁决,这可能会限制主权债券市场干预。

2、 1月25日,希腊将走向提前大选;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承诺重新磋商希腊债务)在大选中享有的优势强调,货币融资和风险转移方面的担忧是非常切实的。

达成平衡

国际市场新闻社了解到,截至上周的定期非政策会议,欧洲央行官员尚未就如何构建量化宽松计划达成一致。他们的最终决定必须不仅确保符合法律限制,还需在最大化政策影响和最大化理事会成员的支持之间寻求平衡。

希腊大选的时机可能说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避免透露1月份计划的全部细节。但是,在1月份理事会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德拉吉提前宣布欧洲央行下步举措的基石将承担巨大压力。市场难以预计他将如何操作更多时间。

自从12月货币政策会议以来,欧元区通胀年率下滑至负值区域,触及2009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在2014年12月,通胀年率下跌至-0.2%,低于预测中值-0.1%,相比之下,11月通胀年率为0.3%。另一方面,12月核心通胀率从11月的0.7%小幅回升至0.8%。原油价格和欧元汇率的双双下降,可能会促进经济活动,并且支撑未来几个月内的核心通胀率。

然而,大多数政策制定者似乎并不准备对此袖手旁观,尤其是因为原油价格持续下跌显然将打压近期内的整体通胀率;其中,布伦特原油价格跌破了50美元/桶。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多次强调,鉴于“脆弱的”通胀预期,欧洲央行并不奢望抛开商品驱动型价格发展态势。

事实上,通胀预期显示,不稳定迹象逐渐增加。欧洲央行最喜欢的市场化通胀预期衡量指标持续其下降趋势:周一,五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达到1.5060%的历史低位。欧盟委员会的调查显示,12月消费者通胀预期仍然呈现下降趋势;该趋势已经延续了两年多时间。

押注于量化宽松

金融市场猜测,欧洲央行将通过在下次政策会议上宣布政府债券购买计划,应对通缩风险。推迟发布此类声明将令市场感到意外,并且可能扭转欧元和债券收益率的近期下降趋势。这还可能引发欧洲股市大跌。

在上周末刊登的德国《星期日世界报》采访记录中,意大利央行行长维斯科警告道:“金融市场对量化宽松计划的预期已经达到某种程度。现在,我们必须实现,否则利率将再次立即上涨。”

尽管维斯科似乎明显处于获胜一方,但理事会内部对量化宽松计划的反对并未消失。上周,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劳滕施莱格和爱沙尼亚央行行长汉森确定了他们对1月份量化宽松计划的反对意见。

量化宽松计划的反对者并不能阻碍其实施。但他们仍然占理事会人数的四分之一,包括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而且这样的团体拥有足够的能力来影响任何债券购买计划的设计。

共担或不共担

热门话题是欧洲央行应承担多大风险,以及个别国家中央银行将要共担或者保留的风险程度。完全风险共担的无限制计划将被视为最有效的量化宽松计划,并且仍受一些委员会成员所青睐。但是,量化宽松计划反对者将寻求最小化欧元体系通过风险共担所承受的风险。

责任在于,德拉吉需仔细权衡实现最大化政策影响的目标与尽可能多地获得理事会支持的需要之间的轻重。在接受德国《证券报》采访时,普雷特详述了欧洲央行购买债券将采取的三种可能方法。

第一种选择是,欧洲央行将仅仅购买AAA级债券。这将最小化欧元体系承担的风险,并且与其他主要央行更加一致;在各自的量化宽松计划中,这些央行都重点关注可用的最安全的资产。魏德曼此前曾表示,这将是他的首选,因为这将限制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风险转移。

但是,普雷特警告称,这种方法将“需要更多数量以达到预期通胀效果”。尚且不说南部成员国可能发表政治反对意见,即使理事会内部反对量化宽松计划的鹰派成员,例如汉森,也表达了担忧。他说:“所有储备都集中于已经高度期待的债券肯定存在问题。”

‘……在上周末的采访中,维斯科试图明确表示,一些理事并不准备放弃他们对完全风险共担的呼吁。’

其他两种方法更有可能实现。一方面,欧洲央行将按照资本比例购买债券;另一方面,欧洲央行将根据成员国未偿还的债务数量购买债券。这两种方法将造成较少的相对价格失真,并且对通胀产生更加直接的影响。这里,问题在于成员国央行是否会独立地购买债券,或者是欧元区成员国是否会共担风险。

有媒体报道表明,欧洲央行可能选择采取部分风险共担的混合方法;根据这种方法,欧洲央行将花费5000亿欧元购买政府债券。然而,一名身居要职的欧元体系消息人士告诉国际市场新闻社,媒体所讨论的计划仅仅只是欧洲央行职员准备的替代方案,以此作为决策者讨论的基础,并非实际的QE蓝图。

艰难的中间立场

持续的分歧势必会导致未来几周内的活跃讨论。无风险共担或者有限的风险共担将缓解德国对债券购买计划的担忧。尽管德拉吉可能认为魏德曼的败局已定,但是,他不想破坏其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工作关系。成员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上保留风险,可能也足以说服一些摇摆不定的理事会成员跟随QE潮流。

但是,在上周末的采访中,维斯科试图明确表示,一些理事并不准备放弃他们对完全风险共担的呼吁。维斯科警告称当心欧元区再融资状况进一步产生分歧,并且称:“我们应该坚守适用于货币政策措施的过程:欧元体系作为一个整体承担风险。”

尽管混合方法似乎是一种很好的折衷办法,但其也面临着挑战。政府债券购买要么是一种纯粹的货币政策工具并且完全合法(在这种情况下,欧元体系应共享所有风险),要么是缺乏单一的主权债券发行人则被视为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风险都应共担的原因并不清楚)。中间选择无疑会对德拉吉造成重大的沟通挑战。

欧洲央行可能也会提防承诺无限制的购买;无限度的债券购买可能会影响政府债券的发行价格,并且被视为规避“国家直接融资”禁令。周一,在接受德国商报(Handelsblatt)采访时,法国央行行长诺亚表示,任何量化宽松计划都应包含基于明确界定的未尝债务比例而制定的限度,以至于每个成员国的大多数政府再融资将继续通过私人市场进行。

正如前面提到的,随着决策者关注欧洲法院的裁决,合法性考虑也将影响量化宽松计划的最终设计。明天,辅佐法官将就欧洲央行的“直接货币交易”计划向欧洲法院提交不具有约束力的建议。倘若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最高法院认为欧洲央行干预二级政府证券市场的能力有限,那么这将限制任何量化宽松计划,从而可能令希望德拉吉领导的欧洲央行履行其“尽一切努力”承诺的市场恐慌。

希腊复杂化

之前也提到,欧洲央行1月份就如何构建政府债券购买而做出的决定,因即将到来的希腊大选而变得进一步复杂化。当希腊面临债务违约风险时,承诺购买希腊政府债券是德国政府以及德拉吉和欧洲央行的“红线”。

上周四,欧洲央行在对雅典发出的最明确警告中表示,希腊银行对欧洲央行再融资操作的获取权将取决于最终援助计划评估和后续协议的成功完成。

一天之后,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科尔强调,希腊不可能对欧洲央行目前持有的债券违约。他说:“展期央行持有的国家债券是非法的,并且违反条约。欧盟条约对此做出了明确规定。”似乎非常清楚的是,在缺乏任何保证(即希腊是否准备履行其义务)的情况下,欧洲央行不愿意承担来自希腊的风险。

‘……决策者可能不希望被视为通过威胁任何量化宽松计划都排除希腊债券而干预选举。’

尽管欧洲央行可以简单地设置一个最低评级标准,从而意味着希腊债券的资格将取决于豁免能否持续,以及援助计划能否延续,但决策者可能不希望被视为通过威胁任何量化宽松计划都排除希腊债券而干预选举。

相反,德拉吉在1月份政策会议上可能会宣布一项计划的基石,并且随后公布技术细节。以前,欧洲央行在宣布私人资产购买计划和直接货币交易计划时也是采用的这种策略。

尽管欧洲央行似乎准备以最强大的武器应对通缩风险,但量化宽松计划设计方面的问题将令市场一直提心吊胆,可能不只是下次政策会议。

(翻译:张琪)

阅读排行

  • 48小时
  • 周排行
  • 月排行

数据预告

重要性 事件内容 预测
美国11月房价指数月率
美国11月月度房价指数
美国11月房价指数年率
美国1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 54.0
欧元区1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 -10.5
美国1月堪萨斯联储综合指数